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 >> 行业动态 >> 中资矿企掘金马来西亚“铁山”

        字号:   

        中资矿企掘金马来西亚“铁山”

        来源:纽约时报 浏览次数: 日期:2014年11月26日 09:22
         

        中国的需求似乎永无止境,铁矿石以及许多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也在过去近十年的时间里大幅飙升。中国的钢产量占全球的一半;而钢材由铁制成,用于房屋建筑、铁路、汽车制造业等。

         

        马来西亚龙运铁山——这本是一个丛林茂密的悬崖,马来语名字的意思是“铁山”,巨型矿山设备已经清除了这里的棕榈树和其他植物。巨大的挖土机挖开了紫红色粘土构成的悬崖,从底下掏出亮黑色的铁矿石。

         

        这座铁矿每周七天、每天24小时地运转。中资企业CAA资源公司(CAA Resources)今年年初重新启动了这座“休眠”的铁矿,迅速提高产量至每年50万吨,并计划明年再增加一倍。

         

        不过全球形势的变化,不利于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如今铁矿石的售价正在节节走低。“中国的基础设施、住房和轨道修建仍然需要大量钢材,”CAA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阳大声喊道,矿石加工机械在他附近处轰隆作响。“唯一的问题就是价格。”

         

        中国的需求似乎永无止境,铁矿石以及许多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也在过去近十年的时间里大幅飙升。中国的钢产量占全球的一半;而钢材由铁制成,用于房屋建筑、铁路、汽车制造业等。

         

        在这种旺盛需求的推助下,像CAA这样的公司快速发展起来,资源丰富的发展中国家也实现了快速经济增长。从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到秘鲁、巴西,跨国公司和中资企业对矿场进行了大规模的长期投资。

         

        但形势已经扭转——目前的经济低迷表现出一个新的现实。中国经济在经历两位数的增长后,已放缓至7%左右,工业产出下降的幅度甚至更大。但是很多大宗商品公司为了满足早期的旺盛需求,已经提升了产能。

         

        因此自然资源公司和新兴市场双双遭到打击,受到冲击最大的当属铁矿石行业。开年以来,铁矿石的价格已经下挫了48%,降至70美元一吨,为五年新低。

         

        即便价格低迷,生产商仍未显示出生产放缓的迹象,低成本运行的行业大鳄正在带头扩产。

         

        巴西淡水河谷(Vale)今年8月份表示,它希望在五年内把对华出货量增加一倍。澳大利亚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同月也宣布,将投资20亿美元扩建矿山。总部设在伦敦的力拓(Rio Tinto)在澳大利亚开展着大量业务,该公司计划明年扩产13%,2017年再扩产8%。

         

        中国公司也在不懈地拓展海外市场。自2007年以来,在马来西亚运营的铁矿数量增长了逾七倍,投资方主要来自中国。

         

        由于铁矿石的需求有所下降,龙运铁山等铁矿保持运转的方法之一是深入挖掘含铁量最丰富的部分矿藏,而不是比较均匀地开发或劣质矿和优质矿一起挖掘。因此即使价格暴跌,还是有大量铁矿石进入市场。

         

        “他们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导致每家公司都做最赚钱的部分,”布鲁斯·迪森(Bruce 
        Diesen)表示,他是位于奥斯陆的资产管理公司卡内基ASA(Carnegie ASA)的分析师。

         

        CAA是这种情况的主要推动者,它重新开启了马来西亚最著名的矿山。龙运铁山是一名日本地质学家1916年在马来西亚半岛东部的丛林中发现的,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矿山之一,二战期间曾为日本钢铁业提供原材料。

         

        日本投降后,这座矿山作为战利品,移交给了一家英国公司。最初一段时间,矿山的铁路线遭到共产党武装分子的袭击,3座火车站被炸毁,令英国矿业公司头痛不已,但该矿仍然成为了日本战后工业复兴的重要供应商。

         

        该矿于1971年关闭,当地的一处历史纪念碑称,关闭原因是官僚主义和工会问题。过去四十年中,该矿大多数时候都处于闲置状态。

         

        CAA的首席执行官李阳现年27岁,出身于富裕的中国铁矿家族。他从前任经营者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加紧与当地和该国政治领导人以及马来西亚皇室培养关系。

         

        “有了这两方面的支持,你可以做成任何想做的事情,因为自然资源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李阳说。

         

        持有CAA公司56%股份的李阳表示,为了获得王室授予的头衔“拿督”(dato)——可大致理解为“地位尊崇者”——他给执政党的每位政治人士都提供了铁矿的间接股份。他说,安排每次王室封衔,都要花费大约10万美元。

         

        虽然反腐败组织对此类做法,尤其是提供间接股份的做法表示反对,但是李阳说,这样做只是遵循马来西亚的惯例。10月24日,北京一个与政府有关的行业协会宣布了一套指导原则,就劳工权益、环境保护和社区关系等问题为在海外运营的中国公司设定了规范。

         

        为了避免劳工纠纷,李阳主要从国外招工,而且这些工人并未形成组织。CAA从中国带来了约40名采矿工程师、会计和其他专业人士,其他工作人员则是来自柬埔寨、缅甸和越南等低收入国家的工人。李阳说,这些工人会进行轮替,每个班次12小时,每周工作7天,他们的工资基本按照每班能开采多少铁矿石来决定。

         

        李阳一边在丛林密布的矿区漫步,一边讲述了他招人时针对潜在雇员的说辞。“你可以省下很多钱,这里没有别的事可做,”他说,“我告诉他们,‘你们每个人都会成为英雄,你可以把百分之百的积蓄拿回去,你的妻子会更高兴,你的孩子也会更幸福。’”

         

        他在矿区中间立起了一道高8英尺(约合2.5米)的蓝色瓦楞钢制围墙,还给它安了一扇门,然后说这是两个矿,每个矿的面积都不到500英亩(约合200公顷)。通过这样做,他成功避免了提交一份环境影响声明。只有面积超过500英亩的矿才需要环境方面的许可。

         

        如今,CAA最大的挑战来自外部力量。

         

        首先,尽管龙运铁山矿石的含铁量比大多数中国矿石要高,但它还是比不上竞争对手在澳大利亚或巴西开采的铁矿。含铁量较低的铁矿在出售前,还要经历一个被称为“选矿”的步骤,这个步骤花费很高。CAA的利润也因此受损。

         

        运输也是一个花费高昂的过程。澳大利亚和巴西的铁矿由铁路线和能容纳世界上最大的散装货船的深水港口连接了起来。所以,从这两个国家到中国的运输成本才得以限制在每吨8美元左右。但是,把马来西亚铁矿运送到中国,每吨的成本是16美元,因为马来西亚的港口较浅——尽管一个较深的港口计划在明年年底前开放。

         

        但是,所谓的主场优势可以给CAA带来好处。

         

        由于过去曾面临困境,中国钢铁行业——以及引导采购政策的中国政府——不愿意完全依赖澳大利亚和巴西。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两国的供应商曾大幅度抬高矿石的出口价格。

         

        “这里有个战略原因——中国不想只依赖澳大利亚和巴西,”香港大型航运公司华光海运控股有限公司(Wah Kwong Maritime Transport Holdings)的首席执行官蒂莫西·赫胥黎(Timothy Huxley)说,这家公司目前正在积极参与把铁矿运到中国的过程。“他们曾经就是这样做的,为此花了很多钱。”

         

        因为使用外来工人,与其他地方的矿区相比,CAA的劳动力成本可谓十分低廉。公司带来了中国的采矿设备,其成本连美国或日本设备的一半都不到——而且公司还与制造商有联系,能够快速修好损坏部件。

         

        所以,李阳坚称,他的公司在马来西亚的矿区能够承担其开销,而且还能通过以将近80美元一吨的价格把矿石运回中国,获取一定利润。

         

        “目前,我们仍持乐观态度。”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E-mailyt_gold@163.com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开发区泰山路118号

        版权所有:山东黄金集团烟台设计研究工程有限公司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    编号:鲁ICP备13005456号-1